福泉市人民法院

http://fuquan.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浅析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福泉市法院马场坪法庭庭长 陈福江)

发布时间:2016-03-09    

 

近年来,随着福泉经济工业园区的不断发展和状大,政府征收老百姓的土地越来越多,为承包土地征收补偿费分配纠纷的案件逐年增多,矛盾突出,审理难度大,一旦处理不好则会造成当事人上访,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就其原因是目前的法律、法规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问题没有明确、具体的规定,实践中各地法院的认识不一,做法不一,严重影响了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笔者结合审判实践经验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原则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概念,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以下简称《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土地管理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以下简称《农村土地承包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农村土地承包法解释》)等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中多处使用。为了正确理解和把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概念,我们先从农村土地征收补偿谈起。农村土地被征收后的土地补偿费,在性质上是对集体土地所有权的补偿。《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确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是与土地补偿费的性质相适应的。土地被征收后,土地补偿费统一支付给作为被征收土地的单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收到土地补偿费后,是否能够在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间进行分配呢?《农村土地承包法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安置补偿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既然土地补偿费的性质是对集体土地所有权的补偿,属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并且可以在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内进行分配。那么,如何确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就关系到村民的切身权益和生存问题。由此可见,如何界定农村集体组织成员的资格至关重要,也是产生纠纷的主要原因,而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都没有明确、具体规定,各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认识不一,各地法院在处理此类纠纷中考虑的条件各异,造成执法不统一。
针对以上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认为,合理解决村民资格问题,应当明确集体经济组织是由较为稳定的成员所组成的具有延续性的共同体,内部是有熟人社会的乡土特征,集体财产(主要是土地)是全体成员赖以维系的物资保障。只有集体成员,才可以享受集体权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应当从我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具有的自然共同体特征出发,以成员权理论为基础,以是否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为基本条件,并结合是否具有依法登记的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同时考虑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趋势,以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和集体经济权益分配权对未丧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所具有的基本生活保障功能,对一些特殊问题进行综合考虑,才能对村民身份和资格有一个较好的把握。各省、市法院对此问题也有相应的规定,如《辽宁省实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六条规定,只有承担相应义务,交纳公共积累,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大会同意,才能被接纳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确认问题的意见》第一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一般是指依法取得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农业户口,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生产、生活的人。不符合或者不完全符合上述条件,但确以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的人,也应认定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
综述以上规定,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的意见比较科学,可以作为解决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争议的原则。该意见体现了“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精髓,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上考虑了人人享受基本生活保障的原则,不让任何一个村民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生活无着落。同时兼顾了公平原则,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原则。
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取得
(一)自然取得,即出生取得。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固有的特点上看,构成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主体是世居农业人口那么,凡是由世居农业人口繁衍的后代,都应当认定为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
(二)因婚姻关系取得。凡是以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世居农业人口形成婚姻关系,并将户口迁入该集体经济组织的应视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如娶来的媳妇、招来的女婿。
(三)因收养关系取得。由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世居农业人口经过合法程序抱养和收养的子女,与世居农业人口形成一定的辈份关系,并在该经济组织取得常住户口的,也应属于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
(四)因父母再婚而取得。离婚后的男女带有子女,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世居农业人口再婚,所带去的子女与世居人口形成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与继子女关系,并且子女已将户口迁入该经济组织的,也应视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五)因政策性原因迁入而取得。因国家建设的需要,将某个村整村或部分迁入另一个村集体经济组织,这样被迁入的人自然就取得了所迁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丧失
(一)死亡。一个人从死亡时起丧失民事权利能力,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也随之丧失。
(二)已取得了其它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一个人只能有一个户口,也只能拥有一个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当其取得另一个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同时,其原来拥有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随即丧失。
(三)取得设区的市的非农业户口。《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承包期内,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应当将承包的土地交回发包方”。城市居民享有城市居民的生活保障,转为城市非农业户口后即被纳入了城市居民的生活保障体系,其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随即丧失。
(四)取得非设区市城镇非农业户口,因被纳入国家公务员或者城镇企业职工社会保障体系。因城市居民生活保障体系在非设区市的城镇尚未完善,取得非农业户口并不必然享有城市居民的生活保障,只有被纳入国家公务员或城镇企业职工社会保障体系,才能认定为丧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
(五)因犯罪被判处刑罚并被注销户口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在服刑期间需将户口迁往服刑地,同时注销了原农村居民户口,户口被注销后当然不再是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六)义务兵提干或者转为志愿兵的。家在农村的义务兵在服役期间提干转为军官或改为志愿兵后,已成为职业军人,享受国家的工资和福利待遇,其在原籍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应当取消。
四、特殊或者例外情形,“空挂户”的成员资格认定
“空挂户”是指有关人员将户口迁入或者留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目的不是为了享受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利益,也不是要在本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而是由于其他原因将户口挂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一种现象。如城市居民退休、退养回农村居住生活的人;因姻亲、血亲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世居农业人口形成亲属关系,并有条件的将户口迁入该集体经济组织,并协商约定不享受该集体经济组织利益的人。上述两类人员虽然户口落在该集体经济组织内,但和该集体经济组织没有任何自然的、较固定的、具有延续性的联系,而迁入时往往明确过不享有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利益,属自然的“空挂户”,不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他们与集体经济组织的关系是依协议来约束的。
总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极其复杂,必须依照国家的法律和有关政策的规定,针对个案进行具体分析,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依法处理土地权益纠纷案件,确保社会和谐稳定。

【上一篇】   醉酒驾驶型危险驾驶罪在刑法规制中的定位(福泉市人民法院 宋泽星)
【下一篇】  论审判管理机制创新 (福泉市人民法院 张丽梅)